首页艺术 ›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启示录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启示录

图片 1

图片 2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现场

马云现身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外围展展出的作品

达明赫斯特作品《上海》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展出的草间弥生的作品

2015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3月15日至17日举办,围绕巴塞尔,香港成了艺术的海洋,多个卫星展同期举办,世界两大拍卖巨头也展开各自的艺术活动,这一周,所有对当代艺术感兴趣的亚洲买家,基本上都会在香港出现。这就是艺术博览会的集群效应,这也给内地以及上海的艺术界带来许多启示。

香港国际艺术展更名为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到今年是第三个年头。今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突然提档,从往年的5月提前到3月中,但这并不妨碍全球37个国家和地区的233家画廊准时齐聚香港。

亚洲藏家钟情香港巴塞尔

借巴塞尔助力,香港成了一个艺术热场,除了主场热聚集的人气和活跃的成交量以外,本土的艺术市场也被搅得周身彻热。

巴塞尔艺术展是全球举足轻重的艺术展览品牌,除了瑞士巴塞尔、美国迈阿密海滩之外,4年前,该品牌就借道当时的亚洲艺术展,落子香港,目标就是新兴勃发的亚洲艺术家和艺术藏家群落。

三年了,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是渐入佳境还是虚火过旺?是越来越商业化趋向保守还是保持了艺术的敏锐度继续勇猛精进?3月15日下午记者在香港巴塞尔展现场采访了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教授陈育强和上海当代艺术馆馆长龚明光,一个本土视角,一个外来眼光,从不同角度打量这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今年香港巴塞尔的参展商来自37个国家及地区的233个顶级画廊,其中亚洲画廊占一半。巴塞尔的特点就是全球化以及瞄准当代艺术,整个香港巴塞尔上,最古老的作品就到毕加索为止,而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他们知道的世界艺术大师,大概最晚也就是到毕加索为止。但这一认知上的延时效应并不妨碍许多中国藏家出现在香港巴塞尔,他们的主要特点是相对于传统中国艺术品的藏家来说,非常年轻,以30至50多岁者居多;第二个特点是国际化,他们中有些人有着海外生活、工作背景,有的喜欢在全世界各大展场游荡,有的在内地或者上海开设着一个具备国际化企图的艺术机构。

惊喜少了,感觉有点闷

今年巴塞尔从作品质量来说,并没有超越上一届,但它带来的国际感觉却并没有什么不同,这对许多亚洲年轻人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而他们,则是未来的主力收藏人群。

陈育强说,今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换了管理层,他听一些画廊朋友讲,感觉每一个东西都要用钱,商业性很强。虽然巴塞尔从来都是商业的。但是陈育强说在瑞士的巴塞尔,45岁以下的画家可以只展览不用卖,也就是说没有卖相的实验艺术家同样可以出现在瑞士巴塞尔的展场。陈育强觉得,年轻观众可能对一些早就成名的艺术家没有兴趣,但他们对当代艺术走向有兴趣,年轻新锐的艺术家可以吸引这些观众。

国际画廊带来大牌名作

他说,从自己过去几年的经验看,去年和前年巴塞尔实验性的东西多,今年看起来卖不出的东西好像少了。特别在三楼,一些过世的大师,赵无极、安迪沃尔霍,他们在书本里随便翻翻都能看得到的。对一些艺术学生或者以前没有看过的人,可能有吸引力。但对一些留意画展的人来说,就感觉惊喜不多。去年三楼展出的作品比较前卫,有实验性单元、大师单元,有不同的区域和分野,录像、装置这些比较前卫的东西多。今年的绘画很多,装置和大型录像反倒少了。亮点是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些南亚地区不常见的艺术家,他们是今年的新鲜面孔,也带来了新鲜元素。但是今年实验性的东西好像没有以往那么多,总体感觉惊喜不多,有点闷。

国际最大牌的几家画廊都来到了香港,高古轩、白立方、大未来、佩斯画廊等都租下了最显眼的位置,并相互紧挨。大未来林舍画廊带来了陈界仁、刘炜、周春芽的作品,对于后两位艺术家,展出的并不是他们最新的作品,但也足以有代表性,阿里巴巴的大佬马云就现身该展位,特地在刘炜和周春芽两幅作品前有所逗留,此举引得媒体纷纷猜测。白立方画廊带来英国最著名的在世艺术家达明赫斯特的新作《上海》,在预展当晚即被上海收藏家以80万欧元的价格揽入囊中。著名电影人顾长卫也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举办活动,展出他去年底在上海当代艺术馆里的个展作品,这一个展通过精心放大人民币上的图示,提醒人们对纸币的关注不要仅仅停留在它的用途和价值上,而应该去探索其中包含着的广大使用者的爱恨情仇。同时参展巴塞尔的还有中国艺术家徐冰的《天书》、《地书》等作品。

给本土画廊带来全球机遇

销售成绩理想价格不离谱

陈育强说,去年巴塞尔展上有一些非政府组织、非牟利组织拿出来的东西比较多,但今年拿出来的好像比较少。奇怪的是巴塞尔场外周边的东西多起来了。今年香港火炭艺术圈也在巴塞尔期间开,南区港岛也在开,中环也有活动,艺术家要赶场的话会很累。而且活动不仅是以往单个画廊举办,而是几个区几个区的画廊联手。

整个艺术展的销售成绩也非常不错,有些画廊在预展之夜作品就被售出一空,开幕第一天就不得不换了全新的展品。从价格方面看,大部分艺术家的作品在数万元至百万元人民币,而且以十多万至几十万元为多。个别艺术家的作品售出了100万元以上的价格,比如草间弥生的一件作品售出了30万美元,展望的一件雕塑售出了250万元人民币,售价最高的博物馆级作品达到了将近1000万元人民币。对于活跃在国际当代艺术收藏领域的藏家们来说,这个价格范畴是经得起考验的。

香港巴塞尔展览吸引了全球的顶级画廊来香港开分店,一方面挤压了香港本土画廊的生存空间;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带旺了香港的艺术热潮,给本土画廊带来了全球机遇。陈育强如是分析。

让你一次看懂亚洲当代艺术

从巴塞尔本身来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围展做艺术的东西已经够看了,索性巴塞尔展把商业这块做大。陈育强如此猜测。他感觉今年巴塞尔外围展比去年还要热还要繁荣。

为什么香港巴塞尔会有如此大的热力呢?对于国际最著名的艺术博览会品牌,巴塞尔在瑞士针对欧洲藏家,在迈阿密海滩针对北美和拉美藏家,而香港巴塞尔无疑针对的是新崛起的亚洲藏家。而同时,他们也看到亚洲艺术家群体正在世界当代艺术格局内变得更加重要。驰名世界的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家谷文达表示,藏家群体会给当地艺术家的国际地位形成一定的托力,而这一现象的最大背景在于这个地区整体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提升,比如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崛起,和中国在全世界的崛起是分不开的。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212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