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 › 国民党广播,日军畏惧的“重庆之蛙”

国民党广播,日军畏惧的“重庆之蛙”

“中央广播电台”诞生记

1940年12月30日8点,延安新华广播正式开始播音,把中央的政策和抗战的形势通过电波传播出去,给全国抗战的军民带去了抗战到底的信心。

1928年8月,国民党在南京创办“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广播无线电台”,简称“中央广播电台”,英文呼号为XKM,“X”为国际无线电公会当时指定给中国无线电台专用的第一字母,“KM”为国民党的英文缩写。“中央广播电台”开播时因国民政府财政拮据,发射功率仅为500瓦,还不及现在的县级电台。

图片 1

图片 2

在延安新华广播初见成效的时候,傅英豪又开始琢磨新的节目。在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创立之初,播出的内容大多是新华社的新闻稿,或者时事评论文章。傅英豪觉得,每天两次广播,全靠播音员口播,未免显得有些单调,应该插播些文艺节目。

500瓦的功率,让作为“党国喉舌”的“中央广播电台”非常尴尬,电波只能覆盖我国东南局部地区,而不能覆盖全国,使得电台虽有“中央广播电台”之名,却无覆盖全国之实。这让创办“中央广播电台”的陈果夫颇为不满,他意识到要想通过广播宣传稳固国民党的统治,必须向世界先进国家看齐,提高电台的发射功率。

图片 3

电台开播不久,陈果夫与国民政府委员戴季陶、叶楚伧会商,认为“我国幅员之辽阔,边隅首都,动辄万里,电力所及,往往不逮”,决定扩大“中央广播电台”功率到10千瓦。根据技术专家的估计,10到25千瓦,可以有效覆盖我国主要地区。1929年3月,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98次常会通过该提案,并指定陈果夫、叶楚伧负责筹备。陈、叶二人与“中央广播电台”主任吴道一经过审慎考虑,认为“衡以国际情势,不可不更进一步,作宏大久远之谋”,以达“音波远被,无远弗届”目的。于是对原计划做出重要改动,决定采用50千瓦发射机。面对陡然增加的发射功率和预算,国民党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18次常会顺利审议通过,令积极筹建。

傅英豪

展开剩余85%

虽说当时延安广播电台有一台破旧的手摇式唱片机,可苦于找不到唱片。就在这时,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收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

“东亚第一台”让日本震惊

图片 4
展开剩余81%

国民政府招标,德国得力风根公司中标。当时的发射功率定为50千瓦,可是电台建成后,造价不变,发射功率却增加到了75千瓦。据说,按照当时德国公司的传统,造价包含20%的佣金给设备经办人,但是包括陈果夫在内的国民党几位经办人都没有收取这笔不菲的佣金,德国公司便决定在50千瓦的基础上增加25千瓦。电台台址选在南京西郊濒临长江的江东门,选址的原则是“远山近水”,“远山”可以使电波在发射时免遭山体矿物质的吸收,信号不被削弱,“近水”,则可借水流“以利电浪之畅行”。发射塔为两座,高400尺,各重65吨,这也成为当时南京最高的现代建筑。

这是一张珍贵的黑胶唱片,之所以说它珍贵,第一是因为,这是京剧大师梅兰芳的著名选段,第二是因为,它是毛主席的珍藏。毛主席爱听京剧,所以,有朋友赠送过一些唱片,他自己也用稿费买过一些。

1932年3月,“中央广播电台”扩建完成,11月12日借孙中山先生66岁诞辰,电台举行了隆重的开播仪式,英文呼号改为“XGOA”。扩建后的“中央广播电台”举世瞩目,号称“东亚第一,世界第三”。当时亚洲广播业最为发达的日本,所有的电台功率加起来也比不过国民政府的一座“中央广播电台”。这让日本媒体大为震惊,称这座电台为“怪放送”。

图片 5

图片 6

1941年 毛主席在延安

扩建后的“中央广播电台”电波覆盖半个地球。根据当时的监听记录,电波东南远及新西兰,南至澳大利亚,东达美国西海岸,东北至美国阿拉斯加,西到我国青海,西南至我国云南。

来到延安之后,这仅有的二十多张唱片,就成了毛主席的宝贝。可是,当听到延安广播电台需要播送文艺节目的时候,毛主席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珍藏的京剧唱片全部送给电台。从此延安广播电台的节目里,出现了悠扬的京剧段子。

“党国喉舌”的本质

可是,京剧唱片毕竟有限,翻来覆去也就这几张。为了让电台的节目更丰富,傅英豪绞尽了脑汁。傅英豪想到的主意,就是请延安当地的农民来到播音室,现场表演。就这样,悠扬的陕北民歌,也通过延安新华广播的频率传送出去。

1930年初,“中央广播电台”的节目内容包括新闻、时事述评、政治报告、名人演讲、儿童节目、音乐和气象、常识等服务类节目。当时民众抗日呼声高涨,部分民营商业电台加入到抗日的广播行列,播放抗日前线消息、爱国歌曲等。而此时的“中央广播电台”则完全成为国民党的宣传工具,“剿共”成了“中央广播电台”的主要新闻话题,在“攘外必先安内”的幌子下,广播中充斥着“剿共”才能“救亡”的政治鼓动。

图片 7

蒋介石的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直接触发了西安事变。面对全国舆论压力,蒋介石最终同意“停止内战,一致抗日”。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国民党军队在日军的攻势下节节败退。南京面临失守,“中央广播电台”奉命播发《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国民党军政机关及人员大部撤离南京,先迁往武汉,号称东亚第一台的“中央广播电台”11月23日晚在南京进行了“告别广播”,从11月24日起,播音工作由长沙广播电台、汉口广播电台、汉口短波广播电台三家地方电台接替。“中央广播电台”在南京停播后,员工分批撤离南京,并将发射机等可以搬运的重要机器部件拆卸运往汉口,破坏了一些无法拆运的机器设备,使敌人无法在短期内修复使用。12月13日,南京全城沦陷。
图片 8

广播发射机和播音员

浴火重生的“重庆之蛙”

延安新华广播开始播音以后,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当时沦陷区和国统区有数十万台收音机能收听到新华广播,来自延安的红色电波,成了他们最期待的声音。一名西南联大的学生就托人带来一封信,信中说:“听了你们的声音,就像在茫茫黑夜中见到了灯塔。”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193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