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永利娱乐 › 致深爱的你(上)

致深爱的你(上)

上午,公司的各个Q群里,三个老板都在声嘶力竭地让傀儡下属们按照他们的想法去执行,已经连续三个月业绩亏损了,“这公司快完蛋了吧。”L把这句话发在了姐妹小群。

那份策划案完成后刚好是周末,公司不忙的时候是有双休的。

周六起来把床单洗了,被子在阳台上晒着,看着飘起来的尘埃在阳光里发着淡淡的光突然就生出了时光悠悠的感觉。

穿了一件白色的针织衫配一条高腰阔腿裤,踩着双裸色高跟鞋准备去常去的书吧看书。

书吧开在商场的三楼可以消费入坐,老板和我挺熟。

“老规矩?”老板笑着问我。

我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嗯,柠檬水。”

在书吧我有常坐的位置,老板知道也会给我留着,今天过去时,却发现座位的对面放着一本《傲慢与偏见》。

挑了挑眉还是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看了几章时,面前出现一个黑影,很快在我对面坐下,我又翻了一页,没有理会。

晚晚最讨厌陪我去书吧,因为她说我一看书就不会管她。

我承认。

直到我尝到杯饮料里的水味道不对时,我才抬起头,看了一眼手边的杯子。

我为什么连咖啡杯和玻璃杯分辨不出来!

默默吐槽自己的傻缺行为,我打算和对面被我不小心喝错水的人道歉。

“对不起,我太入迷了,我赔你一杯吧。”

我刚准备叫老板重新煮一杯,对面的人终于开口了,“不用了,我喝柠檬水就好。”

这样啊,那就好。

不对!

这个声音很耳熟?我猛地抬头去看对方,不出意料的看到了裴远的脸。

貌似还挺高兴?

“啊,老板啊。”

我有点尴尬的笑道。

来个书吧也能遇到老板的概率有多大?喝错老板咖啡的几率又有多大?我应该买个彩票啊。

这边气氛正尴尬着,书吧的老板过来打破这莫名的僵持着的气氛。

“快十二点了?要一起吃饭吗?”

“嗯,好。”

我貌似发现了什么?

书吧老板认识裴远?

我还没想到拒绝的理由,书吧老板已经很绅士的对我行了个英式礼仪。

“颜小姐?”

我感觉自己被威胁了。

昨晚空调重启了4遍,撑不了多久就自动停了,L拿出手机百度一下,猜是线路老化太细的缘故。房东是她亲戚,除了每个月不收她房租,其他关于这破房子的鸟事全都不管,L叹了口气,而且还没装过滤器,所以L现在积了一肚子坏水。她一边想着这重整得花多少钱,竟在没有风扇也没有空调的密闭房间里睡着了。

午餐是商场六楼吃的。

书吧老板果真十分接地气,吃的是川菜。

我十分满意。

辣子鸡 水煮鱼片  干烧鳝段 椒盐虾 毛血旺 虎皮青椒。

几道菜点下来我已经忘掉了刚刚被威胁的不愉快,十分痛快的等着菜上来。

在他和裴远的闲扯中我了解到书吧老板叫林惟。

“颜小姐是一个人?”

永利集团,我兴致勃勃的盯着服务员往桌上放毛血旺水煮鱼,闻言飞快的回他,“嗯,一个人。”

对面一阵无言,我拿着筷子在纠结该不该下第一筷时,裴远的筷子伸向了鱼片。

很好,终于不用我第一个吃那么奇怪了。

这个世上唯爱情和美食不可辜负。

没有爱情,还有美食啊!

裴远好像不怎么吃,但是林惟筷子不停吃的比我还利索。

我就喜欢这样的,这样才不显得我能吃。

看着裴远的筷子在辣子鸡和干烧鳝段间徘徊,我实在忍不住给他夹了块辣子鸡,“吃这个,这个好吃。”

裴远目光沉沉的盯着我,我才后知后觉。

我居然用自己的筷子,给老板夹了菜。

我会因为被嫌弃而开除吗?

然而他只是愣了一下,转而吃掉了那块鸡肉。

“很好吃。”

我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林惟还不知死活的问我,“是菜太辣了吗?你脸都辣红了。”

我胡乱吃了几口鱼片,搪塞了过去。

完了,我好像中毒了。

致深爱的你(中)

她觉得看这些也挺好的,现在的日子和以前的日子没太大区别。她感觉像被养着,就像她单身久了,不需要男朋友,反而觉得荣耀,认为这代表了某种平权。在街上被不认识的人指着说剩女,遭遇性骚扰。她有时候半梦半醒间,黑暗中会闪过一些片段的火星,出自过去的100本内涵文学100部内涵电影100部内涵国外连续剧,发人深省,极度深刻,不过L挥了挥手,赶走了它们,又重新入睡。

到公司时,我在茶水间煮一杯绿茶,隔壁部门的CC凑过来一脸的八卦表情,“今天早上裴总过来时表情有点僵。”

我眉头一跳,僵?

不是吧?昨天策划案改的还可以啊,他也没说什么,那么昨天一晚上发生了什么不可逆的事?

周围的人表示了自己的惊讶,CC趣味十足的接着说,“我怎么觉得裴总这个表情有点像我前男友追我我刁难他的时候呢。”

她说些喝了一口咖啡,又觉得匪夷所思的抖了抖自己的身子,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只有他刁难别人的份吧。”

我默默腹诽。

“就裴总这条件?轮得到女人刁难他?”一个同事表示对CC话语的不屑。

还没等CC反驳,主管在茶水间敲门,“姑娘们,开工了,策划案今天得出来。”

姑娘们嗷嚎一声,“天呐,又要加班啊。”

主管好脾气的笑,“裴总说了,做完这个案子请大家自助游。”

“耶,谢谢裴总。”

办公室恢复了快节奏的场面,不时听到几个同事的讨论和争辩声。

下午三点多左右,16的秘书下来给每人送茶点,说是裴总慰劳大家的。

众人表示感谢,秘书一走就炸开了。

我打开分给自己的蛋糕,用叉子小口的吃着,去茶水间打了开水,回来就听到几个同事在说裴远。

“裴总真是大方,点个茶点都是这儿最好的,这么一小块就要一百多啊。”

“我感觉自己在吃人民币啊!”

“谁嫁给他真是有福了。”

我这才注意到蛋糕上的牌子,的确是很贵,却也是我最喜欢吃的。

这双筷子已经被公司老板输入了程序,它会提醒、引导、纠正你的握筷姿势,只要每天吃饭时多加练习,不到1个月时间你的握筷姿势就和老板一模一样了,这才是正确的王道握筷姿势,这意味着有一天中午你可能会和老板共进午餐。

坐在裴远的车里我整个人还有点懵。

任谁坐在老板的车里说不紧张都是假的吧。

晚上因为策划案有点小问题和同事加班到九点,错过了最后一趟公交,我站在公交站上点亮手机准备叫个滴滴,几声清脆的喇叭声响起我不自觉的抬头看了一眼,还以为是出租车。

一辆黑色奔驰停在我面前,车窗落下抬眼就看到了裴远的一本正经的脸。

“上车,我送你回去。”

我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回道,“谢谢老板,不用了,我已经在叫车了。”

“顺路。”

然后听到一声响,副驾驶的锁好像开了。

感觉说到这份上不上去有点不给面子,毕竟他是老板。

我识趣的收了手机,上了车。

“安全带。”裴远的声音很有磁性,坐好后目光呆滞,不知往哪里放最后停在了裴远握着方向盘的手上。

骨骼纤细,手指很长,握着方向盘时有青筋凸起,感觉很有力量,很man。

思绪不由的放空。

裴远是我的老板,我是策划部的员工,平时很少接触,我对他的了解也仅仅局限于某国外名牌大学毕业,自己创立了现在的公司,然后他在16楼总经理办公室,我在8楼员工区。

要说最大的接触大概就是最近的策划案他来了几趟策划部吧,可是,我好像和他并没有太多接触。

最后想了很多,把裴远送我回家的举动归之于员工加班的福利。

“你住哪里?”

车子开了一段路,他突然开口问,我吓了一跳平稳下呼吸“西安路那边的樱花园。”

心里忍不住拿跟面条抽他,还说顺路!

裴远是公司里男人女人除了工作外最大的谈资了,今年快三十,没有女朋友,没有绯闻,有钱,主要长的也行。

这样的好男人不多了,也不难理解公司那些女孩子的心思。

我嘛,就算了,没什么大追求,唯一的理想就是朝九晚五混吃等死,闺密晚晚说我就是送一个三高男我这性子也留不住。

对于这个观点,我十分同意。

车子拐了一个弯我看到了西安路的指示牌,在经过一个路口时,我开口“就到前面停就好。”

裴远闻言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打着转向灯停在了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解安全带,下车,关门,我做的十分利索。

“今天真是麻烦您了,您回去的路上小心。”姿态放的十足,活脱脱一个谄媚的小市民。

余光中看到裴远拧了下眉,似乎有些疑惑,最后还是说,“嗯,早点休息。”

我站在小区门口目送着他离开,心里是一万个草泥马。

永利集团 1

L去厕所补觉的路上曾绕路经过会议室,往里面瞄了一眼,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企划部的员工,他们正在进行游戏。

手机玩来玩去也没什么意思,她洗澡后回到房间,打开空调,再次把手机握在手心,浏览一个个曾经用来刷剧的APP,“还好,那些经典的国产连续剧还在呢,真是童年回忆。”L在一批狗血言情连续剧、抗战间谍剧和翻拍的垃圾综艺里,打开了《风云II》,在步惊云的一声又一声的咆哮声中入睡。

11点37分,L摸黑回到家,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躺着玩手机,她已经一个月没有看过连续剧或者电影了。

即使挤进了地铁,也永远感觉不到冷气,L又用了3张纸巾才把脸上、脖子上的汗水擦掉。

L想吃桌上的蛋糕,忍了忍,还是走了。

9点35到了公司,迟到30分钟,旷工一天,这天的工资又没了。

地铁行驶到一半,她已经历了男乘客A与大妈B的公然互怼和殴打,大妈被连续扇了好几个巴掌;丈夫C间歇性家暴陪同的妻子E,最后地铁到了D站,她被拽着头发拖走;中年男人F抱着一个女婴G,整个头埋进小小的脖颈里使劲嗅着,L瞥见男人的裤子可疑地凸出形状H。

“我下午要调岗了,这是我月初以来的第四次调岗。”

L坐下后,对面的经理一直絮絮叨叨重复:“数据!数据!”为什么不聘请一个专门处理数据的人进来?对数字压根没任何概念的L除了身兼本职,一天里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单纯的数据录入上。

1小时后,大家玩够了玩累了,再瓜分蛋糕填饱肚子,抱着礼物继续回座位工作。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1832

上一篇:

永利集团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