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集团财经

上海猎头成都挖角 百万年薪力诱保险精英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12日 07:40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上海猎头成都挖角 百万年薪力诱保险精英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12日 07:40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讯

  高薪、公司发展前景、股权激励,是很多人才跳槽的主要因素。伴随着眼下的跳槽和招聘的高峰期,本就人才储备不够的保险业仍面临着人才紧缺的困境。无论是高级管理人才,还是顶级代理人,都是各保险公司不惜重金、竞相争夺的对象

  春节过后,是猎头们最为忙碌、各保险公司人事部负责人最为紧张的时候。因为保险业招聘旺季已来到,一轮新的跳槽风暴可能正在酝酿当中。

  平安不“平安”

  2007年3月,当大家还沉浸在对春节长假的回味中时,一场精彩的挖角与反挖角的暗战,已悄然在成都保险业上演。

  近日,平安集团发布消息,其属下的平安资产管理公司原总经理吴平,担任了平安健康保险公司董事长,而之前兼任董事长的张振堂将专任平安集团副总精算师兼平安人寿副总经理。

  开价

  平安曾被称为保险人才的黄埔军校,很多保险公司的管理人才之前都曾就职于平安。据了解,去年10月,平安人寿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陆峥嵘跳槽至合众人寿上海分公司,带走了大批平安人寿的人。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一方面薪水是一大诱因,另一方面合众目前的高层中不少人原曾在平安就职。

  3月8日,上海资深猎头李武在蓉“猎“人:

  有心人士不难发现,平安A股上市前后,人事调动相当大。但是不同于其它公司的是,平安的高级管理人才,通常都来自内部员工的提拔以及培养。业内人士分析,平安有着完善的内部管理系统,他们在选拔人才时,更为注重员工的忠诚度。

  “我手里有一个营销总监的职位,年薪在50万~100万元。其他高级职位的也要,多多益善!”

  台籍管理人才回流

  担心

  2002年起,内地保险市场因扩张迅速,缺乏专业人才,各保险机构纷纷将橄榄枝伸向了海峡彼岸的台湾地区。据统计,受内地保险市场高成长的吸引,台湾保险业中,至少有20位人士前来内地保险机构担任高层职务。

  3月9日,成都某中资保险公司的人事部经理Z先生:

  的确,由于有着相类似的人文环境,大多数外资保险公司将台湾当成内地保险人才培养的摇篮。很多人只要在台湾地区的保险公司内升任至副总经理,就有机会被总部派到内地当合资公司的总经理。还有一些不谙华人文化的外籍主管,其成长路径也是先被派至台湾,过几年再转调至内地。

  “现在,我每天上班最担心的就是在办公桌上发现员工的辞职报告,通常,那些提出辞职的人都是公司损失不起的人才。”

  但近来有消息显示,荷商AEGON集团在内地的合资公司海康人寿总经理蔡隆展,目前已离职;而海尔纽约人寿总经理朱立明也在近日悄然返台发展。这两位在内地保险市场闯荡多年的台籍总经理的接连去职,不能不引起保险业内的关注。如果这一趋势发展下去,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内地保险机构高管人才的进一步缺乏。

  高价转会

  挖角仍在继续

  一家寿险公司“邀请”一名业务高手加盟,开出的条件是底薪10000元/月+管理津贴+一次性补偿续期保费佣金。这位高手加盟该公司后,过生日时奖给自己一辆

  与人才市场上的跳槽高峰相呼应的是,年后各保险公司人员也流动频繁,对人才的需求格外紧迫。眼下,各家公司之间的相互“挖角”,正在导致薪水不断水涨船高。

宝马轿车。

  最近,某媒体开展了“您如何看待同业高薪挖角”的调查,结果显示,近一半的人都认为管理人才和营销精英将成为保险公司挖角的首要目标。

  高流失率

  当年,一家新成立的寿险公司为“邀请”一名业务高手加盟,开出了不菲的条件:

  某寿险公司老总透露,去年,由于新保险公司的进入,自己公司的人才流失率达20%。

  职务:营销总监

  记者目击

  底薪:12000元/月+管理津贴+一次性补偿续期保费佣金加盟该公司后,该业务高手又带了一批人过来,很快组建起一支队伍,业务规模不断扩大。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保险业患上了人才饥渴症,特别是管理人才和营销精英。“业务主管,每个月仅基本工资就达9000元以上。”

  上海猎头这样“挖人”

  但眼下,望不见顶的高薪已开始与人才的价值相背离。该人士分析,保险业的薪水已不断被抬高,若薪水不高根本吸引不了人才。所以,保险公司动不动就开出年薪30—40万元的价格。特别是一些新成立的公司,由于业务亟待上马,对人才的需求就更为紧迫,薪水也就更为诱人。

  3月8日下午16时成都,皇冠假日酒店。

  某保险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相比往年,今年一些保险公司开出的薪水又上了一个台阶。不过,人员流动率相比往年变化不大,那是因为新成立的保险公司比往年少,人员跳槽没有那么频繁。(记者
徐静)

  与记者见面的,是来自上海的资深猎头顾问李武。此次来蓉,是受一家有意进入成都的新兴保险公司之托来“挖人”。

  与“猎人”李武的会面纯属偶然,只因为在上海,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来蓉之前,朋友托他带东西给我。于是,8日下午,我们在假日酒店见了面。

  交换名片后,“你是财经记者,那你很清楚成都保险业的状况?”他问。

  我点头:“呵呵,我就是商报专门跑保险口子的记者。”

  他开始兴奋:“我手里恰巧有一个营销总监的职位,年薪在50万~100万元,你有没有合适的人推荐……”

  据李武介绍,一般猎头公司在“狩猎”前都会预先选定“猎物”,而“猎物”的锁定则主要通过三种渠道:一是猎头公司主动收集,通过在当地设立信息站或者向当地的调查机构购买资料;二是保险业同行推荐;三是通过一些中间人,主要是一些熟悉当地市场的人,如媒体记者。而我这次,恰恰是无意间充当了一回“中间人”的角色。

  17:55
在一番闲聊后,我们俩在酒店分手,李武说:“很抱歉,不能请你吃饭了!”因为他5分钟后还要进行一次“狩猎”活动,约见成都某保险公司的营销负责人。

  就在李武急着“狩猎”时,一场精彩的挖角与反挖角的“暗战”,已悄然展开。

  猎头遭遇卧底“暗战”悄然上演

  19:50
近两小时后,一位与我很熟的中资保险公司营销负责人A先生打来了电话。

  “你认识李武?”A先生问。

  “对,刚认识。怎么啦?”

  原来,A先生就是李武在18时约见的那位“某公司营销负责人”。由于我和李武是在大堂见面,早来一步的A先生恰巧就撞见了。

  “朋友,打算换新东家了吗?”由于平时关系比较铁,我调侃地问。

  “我就根本没打算走!”

  “不想跳槽,那你来干什么……”

  “正所谓知己知彼嘛……”电话那头,是爽朗的笑声。原来,在接到邀请时,A先生就打定主意要“深入虎穴”,“条件的确很诱人,不过我已经婉言回绝了。接下来,我会叫老总小心对待!同时,留意手下的动向。”

  20:50记者收到了李武发来的短信:“下午见的那个人,很棘手!”

  反挖角行动开始启动

  3月9日上午9:00。

  A先生给记者打来电话,说是公司几个分管负责人刚刚开过紧急会议,公司老总高度重视,为此,公司的“护角小组”已经紧急行动。

  “每一波挖人都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但对方来势汹汹,我们显然不能掉以轻心”。A先生说,近几年随着保险业竞争日趋加剧,“护角小组”几乎已成为各家公司的常设机构。平时,这个小组直接负责对人才实施监控,每个月各分支机构都要将人员波动情况向小组汇报。除了要说明各部门人员流动的具体数量、去向,还要将每一个跳槽者跳槽后的职位、薪金待遇等具体情况,与其在本公司时做出明确对比,以便公司及时调整人才战略。

  A先生说,在成都寿险业的历次挖人风波中,最受“猎头”关注的目标无疑有两类:一是顶级营销代理人;二是保险公司的高级管理人才。

  9:30
就在A先生的公司忙着严防死守时,“猎人”李武开始与他的又一个猎物,展开新一轮谈判。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1830

上一篇:

下一篇:

永利集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