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 › 走马观花温哥华永利集团

走马观花温哥华永利集团

乘坐北京时间8月7日下午4点多的加拿大航班,经过大约10个小时的飞行,于温哥华时间8月7日11点左右我们一行四人平稳降落。在飞机上自然看了许多云,或成群成群的如千羊同行,或一抹一抹飞开去如风中曼舞的轻纱。最妙处是行经墨绿墨绿的重重山峦(当时洛基山脉吧),而山间多同色的水流,山上多莹白的积雪,光辉照耀之中,恍若仙境。

15年11月,我获得了携程网和加拿大航空联合举办的“飞行家0元游世界”活动的温哥华免费体验大奖。激动、兴奋、感恩,与大家分享交流,一起看看我所了解的温哥华。

加拿大文化更新中心的三位老师前来迎接,大家相见甚欢。

温哥华是加拿大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这里所说的温哥华是指大温。大温下有温哥华市、西西温哥华市、北温哥华市、列治文市、本拿比市、素里市、三角洲市、新西敏市、高贵林市、高贵林港市、匹特草原区、枫树岭区等诸多行政区划单位,机场建在一个岛上,出机场到列治文唐人街一家餐馆中同进午餐后,黎女士开车,程女士陪同讲解,走马观花地看了温哥华的不少地方,如著名的UBC大学以及附近的人类学博物馆,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公园斯坦利公园以及中心区的唐人街。这里唐人街的房子都比较古旧,街上随处可见的中文文字以及中式风格的牌坊,再加上时时出现的黄皮肤黑眼睛的人甚至比较标准的普通话,不时令让人有身在何处的恍惚迷离之感。

一、签证

加拿大签证一直是传说中最难办理的,如果有出国经历申请起来会方便,如果计划好了出行,一定要在出行前2个月就开始准备材料。加拿大已经向中国公民开放旅游签证,包括自由行,详细信息见携程加拿大签证中心:http://vacations.ctrip.com/visa/p1663519s2.html

永利集团,根据申请签证类型准备需要的所有资料,然后带着所有资料邮递到携程,然后24个工作日就可以拿到签证咯!办理游签证的宗旨就是“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办事”,人家规定准备什么就照规定去准备好了,不要抱着挑战规定的幻想。我的经验是:1,要购买拒签保险。2,要准备好充足的资金,保证金越多越好万起(5万保证金估计会被拒的),工资卡10万以上余额。最重要的是有过欧签+澳签+美签之后再申请加签,不然是非常会被拒签的。50万保证金多套住房被拒签的案例比比皆是,绝非夸大。

好消息是,现在是加拿大保守党执政,16年新党上台后加拿大签证会宽松一些。

我们所行之地,树木深秀,天蓝水清,整个温哥华就像一个大公园,清爽迷人。

二、温哥华那些事儿

温哥华包括:温哥华市(DowntownVancouver)、西温哥华市、北温哥华市、里士满市、本拿比市、素里市、三角洲市、新西敏市、高贵林市、高贵林港市、兰里市、匹特草原区、枫树岭区、白石镇、鲍文岛,以及行政独立的UBC大学区等。

温哥华的前生今世,现在的温哥华市是大温诸城的带头大哥,但说起来,温哥华能熬成大哥着实不容易,因为在这二十来个小兄弟中,温哥华原本并不是头大的。当年那位叫乔治温哥华的英国船老大弃船登岸,第一次留下“文明人”皮靴印的地界,并不是现在的温哥华,而是Burrard湾尽头的穆迪港(PortMoody);太平洋铁路原先设计的终点站也是在穆迪港而非温哥华;1865年,皇家城市、BC省首府新西敏(NewWestminster)已经建市7年后,温哥华这荒郊野岭才刚刚出现一个锯木厂。所以,要在大温地面上拔头份,按说怎么也轮不到“小温”。温哥华的发迹,追根溯源,还得说到那个锯木厂。温哥华这片地方,那时候还是一片林莽。那个开锯木厂的家伙原打算把厂子建在现在的斯坦利公园(StanleyPark)的位置上,那地方树多呀,砍下来就地加工,就地装船。可一实地勘察,不行。因为那地方是Burrard湾的一个嗓子眼儿,叫FirstNarrows,水面在这里突然变窄,水流湍急,建码头很困难,船也停不住。不得以只好往东挪,最后厂子建在了现在温哥华Downtown以东的Burrard湾岸边。您想锯木厂周围那森林还留得住吗?很快那一带就开出一大片白地来。所以温哥华人都得感念FirstNarrows的好儿,要不是那儿的急流冲得船只停不住,今天大家就无福见到斯坦利公园这个占地6000多亩、巨木参天、北美地区最大的城市“绿肺”了。锯木厂只是把森林变成了空地,距离建成一座城市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如果用今天的眼光来审视,就更不能把创建一座伟大城市的荣誉便宜了一个只知道乱砍乱伐的锯木厂厂主。

现在,真正开创温哥华的先驱该隆重登场了。建市之父——“侃爷”杰克的功劳。去过温哥华的人都知道市中心偏东一点的地方有个“煤气镇”。煤气镇是生产煤气的么?不是,跟煤气一点关系都没有。1867年,一个外号叫GassyJack的小商人在锯木厂的西边开了家酒馆,聚起了此地的第一缕人气。挣了钱后,GassyJack又在酒馆旁边建起了旅馆,搞吃住玩一条龙服务。没过三、五年,这周边就已发展成为有6个街区的小镇了,当时官方命名为格兰威尔(Granville)。但是常来这里喝酒泡妞的那些老客儿还是习惯把这里称作GassyTown,大概是酒喝多了舌头不太利索,叫着叫着就成了Gas

Town,煤气镇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后来这地方常住人口越来越多,到了1886年4月,经上级领导批准,格兰威尔小镇升格为“市”。新城市得有个响亮的名字才是。不破不立,格兰威尔这个老名字是不能再用了;GasTown是大舌头酒徒叫响了的,更不能用。当时主事儿的老哥儿几个一商量:捡大个儿的挑吧,最早登上这片海岸的那个英国船老大不是叫温哥华吗?咱就用温老大的名字了!就这么着,世界上出现了一座叫“温哥华”的城市。尽管如此,大家公认的温哥华“建市之父”,还是那个最早在此地开酒馆的GassyJack,这里面其实没九十多年前上岸睡一觉就走的温老大什么事。

温哥华刚一建市,一个大馅饼就从天下掉了下来。1886年,也就是温哥华建市那一年,太平洋铁路修到了西海岸。来自蒙特利尔的第一班火车在欢呼声中驶进了位于穆迪港的终点站。穆迪港居民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地庆祝,就差唱“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了。哪儿知道美出来的鼻涕泡儿还没破呢,第二年CPR(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就把火车站挪到温哥华去了。如果我是那个铁路上头头儿的也会这么做决定。道理很简单,铁路一定要与港口连接上才能最大限度体现出效益来。穆迪港是Burrard湾尽处的死葫芦头儿,不适合建大港,而温哥华的GasTown那一带却是建港口的好地方。海港遇见铁路,就跟流氓学会武术似的,温哥华窜升为大温地区的老大,当然也是谁也挡不住的事情了。

温哥华市可以分为三个区域:市中心、西区和东区。Downtown,公寓的世界。我高度怀疑“裆烫”(Downtown,下城区)这个说法是从纽约传出来的,因为在纽约市很容易看出来“裆烫”和“俺怕烫”(Uptown,上城区)的走向,而曼哈顿就在“下城区”的位置上。现在北美人不管自己的城市里分不分上、下城区,一概把市里面最繁华热闹的地区称为“裆烫”,而我们呢,则习惯称之为“市中心”。其实温哥华的“裆烫”既不是在“裆”的位置上,也不是“中心”的位置上,而是在脑袋的位置上。温哥华Downtown就像一个歪脖儿脑袋,斜么戗儿地从市区北边伸出来探到了海里。这个歪脖儿脑袋长头发的那一大块地方,就是前面提到的斯坦利公园。

这么一说就知道Downtown是好地方了:两边临海(东北面是Burrard湾,西南面是English湾),一头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公园。温哥华Downtown像北美所有大城市的“裆烫”一样,高楼密布,远远望去一片钢筋混凝土森林。这个区域内挤满了购物中心、银行、写字楼和高档公寓。论繁华与时尚,温哥华不是多伦多的个儿,但那是就总体水平而论的,如果单把Downtown这一小片地方提溜儿出来,也未见得就逊色多少。那种走马观花的旅行团,如果只在温哥华停留半天,这半天一定满打满地安排在Downtown,因为到了Downtown才算到了温哥华了。这种安排不算离谱儿,Downtown确是温哥华乃至大温哥华地区的精华所在。Downtown除了公寓外几乎没有其他形式的民居。这里是大温地区公寓建筑最集中的地方,当然也是最贵的地方,像“煤港”(CoalHarbour,早在“锯木厂”时期,有人报告这里发现了煤,政府还一度组织勘察,后来发现基本属于扯淡。不过幸亏没煤,不然现在的温哥华就是一煤矿了)一带的高层公寓,随便一套小两居就能卖到一两百万,顶层的“空中别墅”更有高达千万以上的。您还别嫌贵,经济危机的时候都没见有打折的。也难怪,这一带是温哥华美景最集中的地方,大凡介绍温哥华的图片,多一半是在这片地方选的景儿。住在这里,远观北山白雪,近看峡湾碧海,您说这景色就值多少钱?

除了临Burrard湾的一线海景房之外,靠English湾这边的公寓也很讲究。这里隔海湾与温西相望,虽然不像前者观海的同时亦可观山,但这边的海景房是朝南的,不但有景儿,同时还有朝向优势。English湾沿岸是一条狭长的沙滩,迤逦向北,直通斯坦利公园。夏日傍晚,此处是散步、观日落的好地方。每年的温哥华国际焰火节,施放点就设在English湾的海面上。

西温哥华(WestVancouver,简称“西温”WestVan)

首先要申明两点:第一,西温哥华与温哥华是两码事,就如同西葫芦与葫芦是两码事一样;第二,西温哥华也不在温哥华西边,而是在北边偏西的位置,两个城市之间隔着Burrard湾。加拿大在取地名方面虽然没什么禁忌,但是在Burrard湾这么个巴掌大的地方,有三座城市都用温老大的名字命名(温哥华市、西温哥华、北温哥华),不能不说感觉有点乱。最早来西温定居创业的,是一个外号叫NavvyJack的威尔士人,据说他这个外号是对比着煤气镇那个“侃爷杰克”来的。听这个名字,好像这人脑子不忒好使似的,其实不然。1866年,Burrard湾南岸那个锯木厂开张的第二年,“力笨儿杰克”就看到了商机,跑到现在西温这个地方建了一个码头,经营从格兰威尔(那时候还不叫温哥华呢)至西温这边的轮渡生意。后来温哥华那边越整越大,Downtown一带开始开发,一时间大兴土木。“力笨儿杰克”再次抓住机遇,在西温这边就地开了一个采石场。西温靠山,有的是石头,而且材质也不错,因此“力笨儿杰克”的石材颇受温哥华各大建筑商的欢迎,Downtown建于那个年代的楼堂馆所,基本上用的都是来自西温的石材。“力笨儿杰克”主观上是为了自己挣钱,客观上跟愚公移山似的,就把西温这片山坡地给开辟出来了。

与对岸的温哥华市不同,西温75%的人祖宗就是说英语的,再加上德国人、法国人、意大利人等等,白人占到当地人口的80%以上。第二多的仍然是华人,占7%,而且多数是早期来自中国南方的移民,当地能说普通话的华人新移民不过七八百人。西温的城市格局基本上是自Capilano河向西发展,背靠大山,沿Burrard湾北岸狭长分布,西尽头一直延伸到太平洋西岸。偏东头儿这边的Amblesside社区算是市中心,有一些写字楼和商业,市政厅、图书馆也都在这附近。准确来说西温不能算是城市,她的正式名称是DistrictofWestVancouver西温哥华区,所以这里的商业气氛并不浓,更像是个居住社区,靠近海边一线分布着一些半旧的公寓,往山坡上走基本上都是House。西温坐北朝南、背山面水、居高临下,风水绝佳,确实是安家的好地方。一方面,此地风景无敌:西温坐落在山坡上,地形就跟体育场的看台似的,眼前的Burrard湾、对岸温哥华Downtown的天际线,一览无余、尽收眼底。另一方面,背后的高山挡住了来自北方的寒流,而面前的大海则像一个巨大的温度调节池,所以西温有着相对温暖、湿润的小气候。

因为地方好,相中这块地面儿的人多,所以西温与温西、北温一起,并列大温地区房价榜首。交通不便成就世外桃源。西温的房价能与温西看齐,在有些人看来多少有点难以理解。地儿虽然是好地儿,但西温毕竟有一大“硬伤”——交通不便。西温与大温地区的中心城市温哥华几乎完全隔绝,唯一的咽喉要道就是狮门大桥,还要先进入到人家北温的地盘才能过去。说起来有趣的是,这困难的交通在许多西温人眼里,恰是当地一宝。先不说西温当年发迹就靠的是交通不便,开山老祖“力笨儿杰克”不就是因为这地方交通不便才做起了摆渡生意吗?就说现在,很多人选择在西温安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里有着世外桃源般的优雅、宁静。您想啊,要是交通发达了,车如流水马如龙,红尘滚滚痴痴情深,那还是世外桃源吗?

北温哥华(NorthVancouver,简称北温NorthVan)

去过温哥华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北温哥华,但是,不一定每个人都知道大温哥华地区有两个北温:北温哥华区和北温哥华市。北温哥华区(DistrictofNorthVancouver)始建于1891年,地面大,Burrard湾北岸基本上都在其版图之内。可以想象,当时的北温哥华区一定是片地广人稀的地方。这地面一大,区域内的经济发展水平就难免出现不平衡。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与南岸的“大城市”温哥华市隔海相望的Lonsdale一带,人口密集、市场繁荣,很快就有了城镇的模样。自己混出头来了,就不想再带着穷哥们儿一起玩了,到了1907年,人家这帮“吃商品粮的”毅然宣布脱离北温哥华区、成立了北温哥华市(City

ofNorthVancouver)。儿女闹分家的事并没有到此为止,5年以后的1912年,Capilano河以西那一片儿也跳出去单练了,成立了西温哥华区。这一分再分,Burrard湾北岸从原来的一家独大,就变成现在这种“三国演义”的格局了。分门立户之后,“老二”弃了原来的“北”姓,改姓了“西”。但“老大”只是“脱区建市”,姓并没改,这样一来,北温哥华市、北温哥华区这两个“北温”就很容易弄混了。华裔人口居第三北温哥华市的人口比西温略多,约47000多人,白人占绝大多数,75%的人口来自英语世界。不过,北温第二大族裔不是咱华人,而是伊朗人,大温地区最大的波斯社区就在北温。华裔人口在北温位居第三,大约有1000多人,比波斯人少一半。

每年七月,北温有一个“加勒比节”,节日的高潮部分是盛装游行,一支支五彩缤纷、花枝招展的队伍载歌载舞、招摇过市。我还以为北温有很多来自加勒比地区的移民呢,其实不是,就是整这么一个文化活动让大伙一块乐呵乐呵。加勒比人天性热情奔放,疯得起来,要弄一“波斯节”,一街筒子穿长袍留大胡子的一边行进一边高呼口号,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伊”那边又出什么事了呢。北温哥华市地界不大,三面与北温哥华区为邻:东头大致到1号高速公路,西头基本上以Mackay溪为界,北面到第29街,南面临海。Lonsdale码头是北温的门户,有海上公交——SeaBus与温哥华Downtown相连接。Lonsdale市场(一些中文版的温哥华旅游手册翻为“朗斯代尔市场”)就坐落在码头上。能上旅游手册,说明这个市场是个很受游客欢迎的地方,很多人游览完温哥华Downtown后,会选择乘SeaBus到Lonsdale这边转转,逛逛市场、吃顿饭什么的,多花不了多少时间,增加了趟海上观光,还多看了个景点。以Lonsdale市场为核心的这一区域因为靠近海边,地势低,所以又被称为LowerTown。LowerTown是北温的市中心,分布着许多商铺和餐馆,北温的公寓也主要集中在这一带。从LowerTown往上走是个大上坡,到了Victoria公园再往上,就是UpperTown了。UpperTown地势相对平坦,有商业区和住宅,前面说的大温地区最大的波斯社区就在这一区域。从中心区再往外,就基本上都是House区了。北温和西温,都是早先从北温哥华区中独立出来的,是亲哥儿俩。哥儿俩携手并肩、靠山而坐,一道海湾隔开了对面大城的十丈红尘,俨然一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仙气。

当然北温也有北温的优势,从交通上说,北温西有狮门大桥(算是与西温两家共用),中有SeaBus,东有1号高速公路,三条线路都可通向南岸,显然比自古华山一条路的西温方便了许多。在北温哥华区的最西侧,沿Capilano河往上游走,是一片原生态的森林峡谷,著名的Capilano悬索桥就在那里,这可是大温地区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北温的东侧,也有一个峡谷公园,叫Lynn峡谷。谷里也有一条高峡悬索桥,虽然没有Capilano那个长,但这边不要门票,免费游览。在下边景点会有详细介绍。

本拿比Burnaby

先说这座城市的中文名字,我写的是“本拿比”,但是我也见过网络上“本那比”、“伯纳比”、“巴纳比”等译法。一座外国城市连个统一的中文译名都没有,只能说明该城市在中国的知名度基本上等于零.比如说NewYork她的中文名字只能是“纽约”或“大苹果”,而不能写成新约克什么的。

本拿比的原文是Burnaby,和温哥华一样,也是一人名,这人全名叫罗伯特本拿比,就是《穆迪港》一文中介绍的那位穆迪港开拓者穆迪上校的私人秘书。1859年,新西敏率先在大温地区建府开衙后,居民人口与日俱增,如何解决城市北部居民日用水源的问题摆在了穆迪长官面前。老穆听说城北的密林里有一湖,但那湖里的水能不能喝、怎么引过来,得找人去勘探一下。路不远,从老穆的衙门里出去往北走也就四、五公里。任务谈不上艰巨,但因为涉及民生问题,任务很光荣,一定要交给自己的亲信去办。于是,这项工作就历史性地落在了本拿比本大秘的头上。本大秘不辱使命,找到了那个湖,解决了老百姓水缸里没水的问题。老穆一高兴,就把那个湖命名为本拿比湖(BurnabyLake)了。您琢磨一下,去四五公里外的地方找个湖,都当成个事儿了,可见当时地面儿上是何等荒芜。在后来的三十来年里,该地区除了几家农场外,一直没什么大的发展。直到1891年,新西敏至温哥华的城际电车开通,车站及铁路沿线开始有民宅和商铺出现,人气才慢慢旺起来。而省会新西敏那边,也有不少人陆续搬到了城外鹿湖以东和本拿比湖以南的地区居住。1892年10月,散居在新西敏和温哥华这两座“大城市”之间的老乡们决定联合建市。新城市叫什么名字呢?这一地区有官称的就是这个本拿比湖,大伙儿图省事儿,指湖为市,就叫了本拿比市(CityofBurnaby)。

大温地区华人最多的三座城市分别是列治文、温哥华和本拿比,相比香港人占优势的列、温二市,本拿比似乎更受大陆新移民的青睐。据市政府2015年的统计,本拿比居民中的华人比例是23%,而其中三分之二来自中国大陆。新移民喜欢本拿比自有其道理。首先是比起“三温”来,这里的房价还可以接受;第二是这里交通方便,与温哥华仅一街之隔,两条天车线穿城而过,住在这里,即使去温哥华Downtown上班,也不会有太多的不便;第三,本拿比动静相宜,既有Metrotown的繁华热闹,也有北本拿比的清静优雅,就业和居住环境都很不错。总之,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本拿比可以被看作是温哥华的“替代品”,如果进不去Downtown、住不起西温,选择在本拿比安家,是个很不错的B计划。

如果喜欢住高层公寓,南本拿比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地方。事实上大温地区高层公寓最密集的地区只有两个,一个是温哥华Downtown,另一个就是南本拿比。南本拿比的高层公寓主要在Metrotown和中央公园(CentralPark)附近,这边的高层公寓绝对对得起“高层”两个字,动辙三十多层,很让列治文、新西敏那边十几层的所谓“高层”公寓汗颜。

列治文

也有译做里士满。对华人移民、特别是新移民来说,列治文是一座很特殊的城市,她的特殊性在于:要么让你一见钟情,要么让你避之不及。或爱或恨,没有中间态度。

为什么叫“列治文”?其实历史上的列治文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原来这也是个白人区。列治文的第一个居民是一澳大利亚来的地主。看看大温地图就会发现,列治文位于菲沙河入海口,是河流入海时冲出来的三角洲,一般来说这种地方土地肥沃,特别适合农业种植。当年那老地主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在列治文–准确来说是现在列治文辖区内的“海岛”(SeaIsland)上建了一座农场。地主在澳大利亚的老家,就叫列治文,于是地主的女儿就用了老家的名字来命名她爹经营的这家农场。列治文市官方网站上公布的全市人口为200000人,其中华人居民人数占全市人口的75%。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当地的加拿大白人却在以每5年减少33%的速度搬出列治文,所以华人在列治文占据统治地位,在这里不用说英文,无论你走在街上还是出入商场、餐馆,满眼见的都是同胞,这是一座华人自己的“围城”

。试想一下,你远渡重洋移民到了加拿大,本以为应该是满眼神头鬼脸、满耳英格利屎,冷不丁出现在你眼前的却是这么一座与你老家前些年搞的那片开发区相差无几的城市,你会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留下还是走开?爱恨纠结啊。

1879年,BC省在大温地区批准了几个“农业开发区”,这其中就包括列治文,从那年起,列治文就算建市了。“列治文”这个名字,就是沿用了本地第一家农场的名字。在英语国家里,“列治文”是一挺俗的地名,就跟中国的“张庄”、“王村”似的,恨不能哪县都有。拿加拿大来说,起码多伦多那边就还有一“列治文”–列治文山市。“列治文”这个中文译名也有点随意性,一些中文报刊讲到英国的Richmond时似乎更喜欢译成“里士满”,不知怎么到加拿大的Richmond就改“列治文”了。除此之外还有译成“里奇蒙”的。不过最雷的要属“富贵门”半意译、半音译,听上去不忒着调。

一位舞女与LuLu岛的缘分。列治文在“海岛”上发祥,但后来发展的重点很快就转到了面积更大的“璐璐岛”(LuLuIsland)上了。璐璐岛是菲沙河的主三角洲岛,比海岛大得多。两个岛之间隔着菲沙河的中支流。说到璐璐岛的名字,还得提那位皇家工程兵的带队上校老穆,原来这老穆是一花痴,喜欢上了一个名叫璐璐的舞女。有一回老穆和璐璐坐船路过这里,璐璐纤手一指,问老穆:“这座岛叫什么名字?”老穆说:“暂时还没名儿呢。”话说到此,老穆忽然心血来潮,一拍大腿道:“有了,不如就叫它璐璐吧!”这可是记录在案的真事儿,听着老穆有滥用职权的嫌疑:那么多先驱、烈士的名字不用,用了一个舞女的名字来命名这么一座重要大岛,这泡妞儿的手段真是没谁了!现在的列治文市,其主市区就坐落在璐璐岛上,而澳洲地主建农场的那个“海岛”,除了一个社区之外,大部分土地都让温哥华国际机场圈走了。

永利集团 1

列治文和日本人的故事。虽然说列治文早期是白人建市、现在是华人聚集,但是还有一个族裔也在这座城市的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那就是日本人。日本弹丸小岛,岛民别的不会,打鱼很在行,听说温哥华这边鱼肥水美、遍地黄金,就大量往这边涌。到二战前,日本人控制着BC省半数渔船,海面上的事几乎是他们说了算。而列治文Steveston靠近渔人码头和罐头厂这一带,更是日本人大量聚集,几乎就是一座“日本村”。但是好景不长,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加国政府一口咬定:小日本人人心怀叵测,看着都像奸细,万一这帮骑兜裆布、穿趿拉板儿的家伙把“神风特攻队”招来,温哥华就是珍珠港第二!于是政府在1942年通过法令:将日本人驱除出海岸线100英里范围内,房产没收充公。这招够狠,流离失所的日本人不是“一夜回到旧社会”的问题,基本上跟囚徒差不多,除了跑回国的,全部被遣送至内陆农业区的劳动营。禁令直至1949年方才解除,但是列治文Steveston战前繁荣的日本社区却再也没有恢复到原来的规模。我们说现在的大温地区是“百夷杂处、多元文化”,可这其中的日本人却不是很多,估计是让加拿大政府给伤透了心了。在列治文,虽然街上的日本餐馆随处可见,但多数实际上是中国人或韩国人经营的。

永利集团 2

晚上入住的旅店是两层楼房,红瓦白墙,屋前还有一个小型游泳池,游泳池外的栅栏上吊着鲜艳的花盆,这样的花盆以及装饰的风格在市中心区随处可见。晚上我们就餐的京园小馆是一家中式餐馆,生意火爆。但稍晚商店基本都已关门,街上也难得见到行人。

三、温哥华机场

加拿大航空公司规定普通乘客:1.可以托运一件23公斤的行李,长宽高不超过158厘米。2.可以带两件随身行李,每件不超过10公斤。从北京或上海出发,目的地为温哥华或多伦多的新移民或留学生:1.可以托运一件30公斤的行李,长宽高不超过158厘米。2.两件随身行李,每件不超过10公斤。

永利集团 3

温哥华国际机场是北美地区重要的门户机场,有无数航线连接世界各地,其中飞往中国的航空公司包括中国的国际航空、东方航空、南方航空,加拿大的加拿大航空(AirCanada),香港的国泰,以及韩国和日本的航空公司,可以直飞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机场的一层是国际航班到达大厅,有通道连接停车场、地铁站或巴士站。来自全球各地的旅客抵达后,从这里经过边检和海关检查后办理入境手续,每天这里都是熙来攘往,人流如潮。大厅的中间有两个印第安原住民创作的木雕人,伸开双臂迎接远方到来的客人。大厅的旅客出口有一个宽阔的问讯台,有工作人员24小时提供各种旅游服务,为游人提供景点资讯、酒店预订、机场巴士服务等。温哥华机场除了有发往市中心的机场巴士以外,还有去往美国西雅图市中心和机场的往返巴士,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向服务人员查询。问讯处旁边就是一个外币兑换处,加拿大境内只流通加币,不论你随身携带的是美元,还是港币或人民币,必须兑换成加币才能使用。到达大厅东侧有许多餐饮、商店等设施,前来接机的人,即使航班延误,也不至于空等挨饿,可以在这里边吃边等航班消息。在餐饮区的角落里还设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行李寄存处,这为短期来温哥华的游客提供了便利,如果你在温哥华中转又不想惊动亲友,可以把行李寄存在机场,轻松上街去玩多么惬意。

这一层还有一个重要的地方提醒各位注意,旅客出口旁边有一个海关办公室,如果你出境时打算携带有贵重物品,比如名贵相机、手表和珠宝首饰等,可以在这里提前办理一个海关申报卡,这样回来时就可以免除课税的风险。机场的二层是出发大厅,温哥华机场的出发大厅分外三个部分,中央大厅处理国际航班,东侧大厅受理飞往加拿大内陆的国内航班,西侧大厅受理飞往美国的航班。飞往美国的航线和航班非常密集,大大超过加拿大国内航班,因此服务台最多,除了有人值守的柜台,还有许多类似银行ATM机的自助台,自己办理Check-in手续。换过登机牌后直接从这里过海关,这个海关完全是美国警察把守的,过去后就进入了美国领土,可以说温哥华机场的一半属于美国领土!机场的标示牌均由三种语言书写:英文、法文和中文,可见温哥华这个地方华人影响力之大,也许当代愤青们来这里会激动得热泪盈眶,顿觉祖国的伟大强盛!

沿着美国航班出发大厅走到底是机场酒店FairmontHotel,这个五星级酒店可是个百年老字号,设施堪称一流。坐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座里,可以边喝咖啡,边看起起落落的飞机,非常之爽。从一层航班到达大厅乘扶梯上到二层的出发大厅,首先会遇到一座青铜雕塑,这个古朴神秘的印第安图腾雕塑,出自太平洋沿岸一个著名的印第安部落-海达部落的艺术家之手。雕塑旁边经常举行各种展示活动,这是温哥华冰球队的粉丝正在与吉祥物合影,Canucks近些年的商业推广极其成功,虽然在斯坦利杯的争夺战上落败,但仍然是北美冰球联盟中最富有的俱乐部。中央大厅受理的全部是美国以外的国际航班,除了加拿大航空(AirCanada)以外,中国的航空公司占据了最多的柜台。这是国航的驻机场服务处。这是东航的机场服务处,国企强大了,已经走出国门了。正对着海达部落渡海雕塑的位置,就是国际航班出境口,亲友在这里话别,kiss然后说goodbye。机场大楼东侧的国内航班出发大厅相对规模较小,有许多自助式check-in设备。

温哥华机场有许多商业设施。二层大厅的中央是餐饮比较集中的地方。主要的快餐店,如McDonald、BurgerKing、TimHourtons应有尽有,也有一些中餐和日餐店。除了商店、餐饮之外,二层的出发大厅还有为旅客提供行李包装的服务处。当然还有机场派出所的柜台,遇事找骑警。如果在机场有大把时间需要打发,不妨到二层出发大厅西侧的加拿大国内航班出发大厅,那里三层有一个看飞机起落的地方,很受小朋友们喜爱。望远镜不是投币式的,不需要花费一分钱,可以清晰地看到跑道远端的飞机。在我的印象之中,中国的机场除了经过安检后进入候机厅时才能看到飞机,在机场候机楼里其它位置是不可能免费看到飞机的。国内机场安检区以外如果有这样的位置,一定是包给商业机构赚钱了,但温哥华机场仍然给大家保留了一个不要钱看飞机的地方,实在是难得。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173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