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集团财经 › 揭开2亿虚开发票案背后猫腻:用于各种说不得的开支

揭开2亿虚开发票案背后猫腻:用于各种说不得的开支

摘要:新华社北京12月27日电题:家属旅游和私家车养护费统统报销,行贿黑金也入账--透视发票里的腐败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甘泉、向志强
22日,中央纪委网站公开曝光八起违反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其中包括税务总局官员公款旅游违规报销、南京烟草专卖局干部虚开发票套...

摘要:老总娱乐和超标接待统统买发票公款报销--揭开2亿余元虚开发票案背后的猫腻
新华社长沙4月12日电题:老总娱乐和超标接待统统买发票公款报销--揭开2亿余元虚开发票案背后的猫腻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刘良恒
老总唱歌钓鱼的各种娱乐、礼金红包、超标接待这一切统...

  新华社北京12月27日电题:家属旅游和私家车养护费统统报销,行贿“黑金”也入账--透视发票里的腐败

  老总娱乐和超标接待统统买发票公款报销--揭开2亿余元虚开发票案背后的“猫腻”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甘泉、向志强

  新华社长沙4月12日电题:老总娱乐和超标接待统统买发票公款报销--揭开2亿余元虚开发票案背后的“猫腻”

  22日,中央纪委网站公开曝光八起违反八项规定精神问题。其中包括税务总局官员公款旅游违规报销、南京烟草专卖局干部虚开发票套取会议经费用于接待等问题。梳理各地纪委通报发现,今年以来各地公开通报的违规报销问题不胜枚举。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刘良恒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报销腐败”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突出腐败现象。有的领导干部报销内容无所不包,生活几乎“零成本”。有的落马干部甚至以餐饮、烟酒的名义,把行贿“黑金”入账报销。

  老总唱歌钓鱼的各种娱乐、礼金红包、超标接待……这一切统统都要买发票公款报账。湖南长沙警方近日侦破一起虚开发票大案,揭开了违规公款消费的冰山一角。

  报销被个别干部当作“隐性福利”,有的把行贿“黑金”也入账

  2012年以来,犯罪团伙虚开倒卖发票2亿余元,不少涉案单位用买来的发票“洗白”不当开支,仅长沙地区就有40多家单位在列。

  记者梳理今年以来各地纪检部门通报的问题发现,违规报销涉及面广、报销名目多,具有相当的普遍性。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随着中央八项规定、反四风的不断深入,请客送礼、吃吃喝喝、滥发津补贴等行为得到极大遏制。但在一些地方的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上述不当消费依然存在,并通过虚开发票、虚假列支的方式变得隐蔽甚至“合法化”。

  涉案人员上至厅级官员下至村民小组长,涉及单位既有政府机关也有国企、学校等,一些单位甚至还出现集体常态化违规报销问题。如,2012年6月至2015年4月,云南省商务厅8名原领导班子成员、8名现任厅级领导、2名厅办公室负责人,均在云南云商会展有限公司和云南省外经贸投融资担保公司报销个人通信费。

  犯罪团伙4年倒卖2亿多元真发票

  报销的钱主要花在什么地方?据调查,违规报销用途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成为单位“小金库”,用于解决公务接待中的超支、超标等不合理费用,或是津补贴等单位集体福利。如,2010年10月至2015年9月,湖北黄冈市黄州区农业局局长刘某就安排农业局有关人员,以虚列工作经费及虚开费用发票等方式套取项目资金设立“小金库”,用于农业局各项开支。

  “开的都是真发票,全部来自长沙地区的超市、商场、酒店。”长沙市国税稽查局纪检组长尹波说,一个团伙涉嫌虚开发票的金额高达2亿多元,这是自2011年虚开普通发票入刑以来湖南省查获的第一例,案值之大在全国也比较罕见。

  另一种则成为少数干部个人生活消费的“提款机”。记者发现,报销发票被个别干部当作“隐性福利”和“灰色收入”,私人KTV消费、烟酒消费、私家车养护费、家属旅游……各种五花八门的消费都来报销。如湖北一副县长因私事请老同学帮忙,安排交通、住宿并宴请,所有费用均以公务接待名义违规报销;云南文山市委一名干部未经审批参加高校学习,将应由个人负担的学费、教材费等相关费用共计2万多元在单位报销。

  现年32岁的王某虎是河南邓州市人,有犯罪前科。在做回收商场、超市购物卡生意时,他发现北京不少“卡贩子”还通过倒卖商场、超市的发票获利,于是动了倒卖发票的念头。

  河南一名纪委干部说:“查处的个别案件中,有领导干部报销内容无所不包,生活几乎‘零成本’。”

  2012年,王某虎来到长沙,发现当地的发票贩子卖的都是假发票,根本不知道卖真发票也能赚钱。王某虎于是想方设法与长沙商场、超市的营业员、财务人员搭上关系,站街揽客接到“活儿”后,就按要求偷偷将发票开出来。

  更令人关注的是,此前查处的河南漯河原市委常委、秘书长谢连章腐败案中,包括漯河市交通局长等40多名向谢连章行贿的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中,行贿资金多数来源为公款。他们行贿后再通过单位财务会计以餐饮、烟酒等发票入账报销。

  赚到钱以后,王某虎购置了高级轿车、名牌服饰,出手阔绰,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大老板”,在“圈内”渐渐有了“名气”,很多假发票贩子纷纷加入其团伙。

  虚列开支和变更名目为主要手段

  “在利益的诱惑下,王某虎构建了一个以他为核心,围绕长沙火车站、袁家岭一带,涉及下线30余人的贩卖发票犯罪网络。”长沙市经侦支队副队长陈耀松说。

  记者调查发现,“报销腐败”具有一定隐蔽性,其操作手法也多种多样。

  自2012年以来,王某虎团伙通过散发名片、张贴小广告、群发短信、散布网络广告等方式揽客接单,以开票金额的1.5%至6%收取购票者的“开票费”,以开票金额1%至3.5%的比例给相关财务人员或营业员支付好处费。截至案发前,该团伙共涉嫌虚开普通发票金额高达2亿多元。

  一种是虚列开支,无中生有。“在办公、差旅等经费管理日趋严格的情况下,弹性较大的培训、会务等经费容易成为‘浑水摸鱼’的渠道。”广西一名县级审计局局长说,“比如,一个会议有50人参会,报销时按80人或100人报。只要有会议通知、签到表等材料,只要不超标,即使是审计部门也不会去仔细核查。”

  根据群众举报,2015年5月,长沙市经侦支队将主犯王某虎、秦某伟等1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捣毁窝点2个,暂扣涉案电脑等物品一大批,收缴伪造的各商场、公司印章41枚。

  广西凤山县纪委副书记彭孟智介绍,2013年至2015年间,县扶贫办两名干部就利用组织农民实用技术培训工作的便利,通过虚开发票套取培训资料复印费5万多元用于个人开支。百色市隆林县相关部门调查发现,2009年至2014年间,该县财政局会计黄某利用职务便利,在结算会务费给饭店、宾馆、酒店等商家时,要求商家加大发票数额给其用于报销,先后11次以虚报会务费、接待费等手段,侵吞公款19万元用于个人生活开支。

  买发票用于各种各样“说不得”的开支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145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