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集团财经 › 136亿分红之后,福耀玻璃的选择

136亿分红之后,福耀玻璃的选择

永利集团 1

记者 | 张艺

周末,滴滴顺风车再造命案刷了屏,郑州空姐案余波未平,乐清20岁女孩再度出事,三月两命,滴滴在这件事情上真的用过心吗?

半个月在国内,半个月飞国外,已经73岁的“玻璃大王”曹德旺依然忙碌着。

同日,俞敏洪在某论坛上炮轰了一系列的公司:从拼多多到腾讯、阿里一个也没有放过,称他们只顾利用人们的低级趣味赚钱。这个观点估计很多人是同意的,不少公司赚钱能力一流但恶评不断,终归是缺少社会认同的文化和价值观,当然在一片非议声中,也有一些公司很少被黑,像今天猫哥分享的这个人,最近负能量太多,需要一些新鲜空气提提神了。

福耀玻璃(600660.SH)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

以下正文:

国内汽车行业今年会否继续下滑?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德国项目能否顺利改造?除了这些,还有“福耀二代”的接班问题。

最近,已经成为华大集团联席董事长的王石接受了某媒体的视频专访,而“红”起来的却是他的“土豪”老友、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

曹德旺女婿叶舒在2017年3月上任总经理一职,从去年业绩来看,中规中矩平稳渡过。不过,众望所归的指定接班人,曹德旺长子曹晖在出走三年后至今仍未归位。虽然有迹象显示,曹晖回归的步伐正加快。

王石在采访中“爆料”了曹德旺捐赠寺庙的一个小故事:

“何时回归,我们也不清楚,有消息会公告。”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该人士还称,“曹晖随时可以上任接手管理。”

曹德旺带王石去福清黄檗寺,曹德旺看到有一片地就问准备盖什么,主持说要盖一座斋堂,曹德旺就问什么时候开工,主持透露钱还没凑够,曹德旺问多少钱,主持说1600万,曹德旺说“我出”,主持连忙说还有一条路和连廊还没算进去,曹德旺就问2000万够不够。

如果曹晖回归,福耀玻璃会有怎样的改变?

当然,故事嘛也要看完整,在此前的同一档节目中,曹德旺透露,他最终对黄檗寺的捐助是2.5亿,已经不再是一个斋堂那么简单了。

业绩增长的另一面

而事实上,笃信佛教的曹德旺在慈善方面累计捐赠已经超过110亿了。

在叶舒接任总经理职位的第二年,2018年福耀玻璃的业绩并未有表象般辉煌。

01

福耀玻璃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玻璃供应商,主要产品包括汽车线浮法玻璃、汽车玻璃等。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

年报显示,尽管行业形势严峻,但福耀玻璃依然逆势增长。其营业收入首次突破200亿元,达202.25亿元,同比增长8.08%;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20亿元,同比增幅30.86%。

曹德旺说,我穷过。

曹德旺在分红上也很大方。在2018年半年报每10股派4元后,又提出拟每10股分配现金股利7.5元。1993年上市至今,福耀玻璃累积盈利267.30亿元,累计现金分红136.52亿元,是名符其实的“现金奶牛”。

事实上,曹德旺本应该是一个“富二代”的,但出生于1946年的他显然没有赶上好时候。

从利润变动来看,净利润增幅高于营收增长的原因主要在两处。

曹德旺的父亲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但时局动荡的年代,个人财富的折损并不鲜见,为避战乱,曹家从上海迁回老家福建福清,但是家道也因此中落,生活陷入清苦,本应度过美好学生时代的曹德旺,开始了“投机倒把”的生活。

第一笔,公司财务费用由2017年的4.19亿元,降至去年的-1.11亿元。主要原因是汇兑收入,报告期公司实现汇兑收益2.59亿元,而上期汇兑损失了3.88亿元。一正一负,汇兑差额超过6亿元。

1976对于中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因为文革结束,而对于曹德旺来讲,也是一个人生转折点,因为他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家异形玻璃采购员采购员,而正式这份工作让他正式跟玻璃结缘。

第二笔,公司投资收益大幅增长29倍。主要在于公司2018年出售北京福通安全玻璃有限公司75%股权确认投资收益6.64亿元,而上年出售厂房等收益为只有0.39亿元。此处又增加了超过6亿元。

1983年,这家主营水表玻璃的异形玻璃厂快要走到了尽头,政府想要出手,曹德旺凭着敏锐的直觉,成为了地方政府的“接盘侠”,由员工直接成为了老板,而这个玻璃厂,就成为了福耀玻璃的前生,也成为曹德旺事业的真正起点。

若扣除这两笔因素的影响,2018年福耀玻璃利润总额同比增长仅0.29%。险些未能保住增长势头。

而据曹德旺自己讲,他从水表玻璃转而做汽车玻璃,是来自与自己的一段经历。

在叶舒2017年上任首年,这种颓势已有所显现,当年福耀玻璃净利润增速只有微幅的0.14%,距2013年-2016年15%-25%的业绩增速相去甚远。

有一天他在工作中差点碰坏汽车的玻璃,司机对他说,“你小心一点,不要把玻璃碰坏了,那要几千块钱呢!”

当然,真实业绩增速大幅收窄,与2018年大行业环境息息相关。

这对曹德旺来讲是一个刺激,一方面是成本低却卖出天价,司机所讲的“好几千块”的玻璃,日本的成本价200多,到中国卖8000元,40倍的价差;而另一方面,这个看起来暴利的行业,在中国却没什么人进入,甚至说是做不出来。

从汽车行业来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8年汽车产销同比下降4.16%和2.76%,自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汽车行业已基本告别高速增长期,转而进入稳健增长期。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曹德旺还真的筹划起他的汽车玻璃来,找人、找技术、找钱、找图纸。

福耀玻璃中国地区的业务已确然受到影响。受中国汽车行业产量下降的影响,公司汽车玻璃中国境内收入同比小幅减少0.64%。

最终曹德旺找到了福建工程院的专业人才、在上海买到了旧图纸并拉到了汽车工业公司的投资,在经过多次试验后终于制造出了成本不到200元的汽车玻璃,而曹德旺的售价却不过2000元。

整体业绩的稳定主要归功于海外市场。因海外战略提前布局,福耀玻璃汽车玻璃国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4.42%。

但是问题在于在汽车的配套市场上,低价并没有得到汽车厂商的认可,但厂商不认维修商认啊,曹德旺转而拿下了汽车配件市场。

在去年营收构成中,福耀玻璃国外营收占比继续提升,由2017年36.39%增长5.41个百分点上升至41.80%。

1987年,主营汽车玻璃的福耀玻璃成立,而1993年,福耀玻璃登陆A股市场,而此时曹德旺早已从竞争白热化的配件市场转回到了其最初想要攻下的配套市场,专门为汽车厂商提供汽车玻璃了。

这当中,福耀玻璃美国项目功不可没。

如果从曹德旺接盘开始算起,短短十年,曹德旺将一个乡镇企业经营成为一个上市公司。而曹德旺也从一个乡镇企业主,成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市场还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做“玻璃大王”。

这一项目的布局始于2014年,当时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独资组建福耀玻璃美国有限公司。

当然除了“一定要做”的决心,曹德旺的成功与自己的勤勉也有很大的关系,他也是“比你有有钱还比你努力”的大佬的代表之一。在一个网络节目中,曹德旺透露,年过七十依然保持4点钟起床的习惯,“带着手电打高尔夫球”,而球场工人问他为什么这么早,他则说“赶着回去上班”。

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通用汽车关闭了在俄亥俄州的工厂,福耀美国项目启动后,对废弃的通用旧厂进行改造。因为福耀的投资,周边物流、餐饮等产业复苏,福耀美国工厂成为当地明星企业,其所在的路段还更名为“福耀大道”。

02

在累计投入7.68亿美元(超过50亿元人民币)后,福耀美国在2017年底已完成年产2200万平方米汽车安全玻璃的产能规模建设。

“我什么时候跑了?跑到哪里去了?”

当年,美国项目便进入盈利期,福耀美国(含其100%控股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49亿元,实现净利润508.23万元,扭亏为盈。

在2016年末,曹德旺因为一段采访“红”了。

2018年更是突飞猛进。在国外共83亿元的营收中,美国项目34.12亿元,占比已超过40%,同时贡献了2.46亿元净利润,收获期已到。

在视频里面,年届古稀的曹德旺靠着椅子跟记者聊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经历以及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问题,然后就聊到了中国的税务问题,曹德旺在土地、能源、电价、劳动力等方面算了一笔账,并且直言: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

若福耀玻璃未能提前布局美国项目,或美国项目未能及时补足盈利,那么福耀去年的业绩表现将大打折扣。

永利集团 2

早在25年前,福耀玻璃就已开始其海外战略。如今,福耀已在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等9个国家与地区建立了生产基地和商务机构。

制造业“死亡税率”问题,一时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网友评论说:“瞎说什么大实话”!曹德旺也因为这段采访,“强势”进入“网红企业家”的行列。

不止如此,2019年福耀玻璃的业绩增长点仍将来自于美国项目。

所以当“玻璃大王”为制造业发声,就引来了多方关注。

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预计称,美国项目2019年仍会保持增长势头。“美国项目去年产能利用率才做到60%-70%,按国内的产能利用率要达到80%-85%才算正常。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永利集团,而面对曹德旺的吐槽,一方面引起了人们对于税务的大讨论,甚至连国务院有关机构都出来聊这件事了,而另一方面,曹德旺在美设厂的行为,也引发了一部分人的担忧,将福耀赴美设厂与“曹德旺跑了”画等号。

在美国项目尝到甜头后,曹德旺又把下一个阵地放在了制造业见长的德国。

而在一众“别让他跑了”的声音中,他是少有的在言语上直接回应的企业家。

在美国项目建设期间,曹德旺每一两个月就会坐私人飞机去一趟俄亥俄的工厂。而曹德旺近期国内国外团团转,忙着的正是德国项目SAM。

在采访视频走红的两个月后,曹德旺在参加一场企业家活动发表脱稿演讲时反问,“我什么时候跑了?跑到哪里去了?”

如法炮制,今年1月,福耀玻璃旗下全资子公司福耀欧洲玻璃工业有限公司,购买了处于破产清算状态的德国公司SAM的资产,耗资5882.76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46亿元)。

03

“现在经济形势不景气,在性价比最合适的时候,把这些公司用低价买过来,对公司业务形成协同。”最新消息显示,该资产购买事宜已获得德国政府反垄断批准,并已完成资产交割。

“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玻璃制造商”

SAM主要从事铝亮饰条的生产和销售业务,资产包括设备、材料、产成品、在产品、工装器具等。

曹德旺能跑到哪儿去呢?

“资产已经买进来了,现在还要进行整合。接下来对设备进行升级改造,之后就要投产了。”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其实答案也很简单,曹德旺所在的福耀玻璃是生产汽车玻璃的,属于汽车配套的一部分,那么哪里有汽车,就“跑”到哪里去。

这种在欧美当地设厂的方式,对福耀来说不仅可以增强客户黏性,更可有效规避汇率波动的风险。福耀玻璃外销业务已占四成以上,且规模逐年增大,若汇率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也会给公司业绩带来影响。

且不说中国是最大的汽车市场,单从福耀玻璃的财报上来看,2017年的年报显示,60%以上的营收来自中国,全部海外市场累计营收不到40%,用“跑了”来形容曹德旺的海外投资,是很大的误会。

“未来我们国内外营收会做到50和50的比例。相当于再建了一个福耀。”上述人士称。

而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有曹德旺最引以为傲的实力,“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玻璃制造商,承担了全世界汽车厂的装车用的玻璃,因此我必须在全世界生产,必须具备全球化供货能力。福耀玻璃所有对外的投资,都是经过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批准的。”

在不久前举办的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福耀玻璃财务总监陈向明表示,公司海外市占率只有百分之十几左右,相较于国内超过65%的市占率,在海外市场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事实上,在国际化方面,应该给曹德旺记上一笔的。在2009年,曹德旺获得有“企业界奥斯卡”之称的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时,独立评选团主席在评价曹德旺的时候说:“他的成就远远超过汽车玻璃领域,福耀集团真正推动了中国汽车工业在海外的发展。”

同时,今年福耀玻璃将对SAM进行资产整合与升级改造,使其成为一个现代化铝亮饰条的产销基地。整合该公司资产需要花一年多时间,整合完成后,将会成为福耀一个新增长点。

而曹德旺“跑了”的言论的出现,其实是对当时市场环境的普遍担忧,曹德旺的吐槽也是实体制造业所面临的普遍困境。

接班人曹晖何时回归

比如曹德旺所提到的美国建厂,成本就比想象中的低,曹德旺承诺雇佣至少1500名美国员工,那么政府就会有优惠。

对曹德旺来说,这种忙碌是乐在其中的,其最大的困扰便是,如何将福耀玻璃从创业期顺利过渡到守业期。

俄亥俄州政府承诺,五年内至少补偿1300万-1500万美元,莫瑞恩市政府承诺从第三年开始,每年支付20万美元补偿金,五年至少补偿100万-180万美元,雇佣员工越多,补偿额越高。此外,莫瑞恩市政府还免去了15年的福耀新建办公楼等设施的产权税。

有着美国贝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曹晖是当之无愧的接班人选。因此,1989年在曹晖还不满20岁便被安排加入福耀玻璃,从底层开始通过各个角度了解公司事务。

曹德旺曾表示:“我买这个厂房花了1500万美元,改造用了15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我3000多万美元,所以我购买厂房基本上没花钱。”

不过,在福耀玻璃总经理一职上,曹晖曾二进二出,不甘于一个“守业者”的角色。

而曹德旺也提到“美国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而这两项成本对于福耀的浮法玻璃生产来讲,至关重要。而在物流方面,在美建厂也是更加高效和低成本的做法,仅油价和中间费用两方面,美国就比中国低太多。

2005年,曹晖在35岁时首次上任总经理。这一任期才8个月便辞任。一年后,曹晖再次担任总经理一职,这次持续了9年,直至2015年7月再次选择离去。期间曹晖亦在福耀多个职位历练,包括财务总监、北美公司总经理、香港公司总经理等,并担任大多数子公司董事。

福耀玻璃2017年的年报显示,曹德旺不仅没有跑,福耀美国工厂已经扭亏为盈,为福耀贡献重要的利润了。

公告显示,第二次辞任理由是,“希望专注于其他商业事务”。这也被外界解读成无意接班。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117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