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艺术 › 丰子恺:余忆童稚时

丰子恺:余忆童稚时

蟹的储藏所。就在开井角落里缸里,经常总养着十来只。到了七夕、七月半、中秋、重阳等节候上,缸里的蟹就满了,那时我们都有得吃,而且每人得吃一大只,或一只半。尤其是中秋一天,兴致更浓,在深黄昏,移桌子到隔壁的白场上的月光下面去吃。更深人静,明月底下只有我们一家的人,恰好围成一桌,此外只有一个供差使的红英坐在旁边。大家谈笑,看月亮,他们--父亲和诸姐--直到月落明光,我则半途睡去,与父亲和诸姐不分而散。

第二件,吃蟹。仲秋赏月吃蟹,何等惬意。父亲嗜蟹,又能吃得格外干净,于是孩子们也都效仿,能够抵御住暂时的诱惑,而把蟹肉一点点剥出来,再一起享用,何等美味!可如今,这滋味一去不复返了,儿时的欢乐,只能神往之。

然而这一剧的题材,仍是生灵的杀虐!因此这回忆一面使我永远神往,一面又使我永远忏悔。

今天进入到本书的第二部分——无宠不惊过一生。

后来我长大了,赴他乡入学,不复有钓鱼的工夫。但在书中常常读到赞咏钓鱼的文句,例如什么“独钓寒江雪”,什么“渔樵度此身”,才知道钓鱼原来是很风雅的事。后来又晓得所谓“游钓之地”的美名称,是形容人的故乡的。我大受其煽惑,为之大发牢骚:我想“钓鱼确是雅的,我的故乡,确是我的游钓之地,确是可怀的的故乡。”但是现在想想,不幸而这题材也是生灵的杀虐!

小时候和爸爸一起养蚕,看着蚕宝宝啃桑叶,恨不得趴上去和它一起吃;把小蚕托举在手心里,体会那凉凉的小身子在手里爬动的神奇;近距离观察蚕吐丝、织茧的过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孩童时期记忆中永恒的欢愉。

我起初不会钓鱼,是王囡囡教我的。他叫大伯买两副钓竿,一副送我,一副他自己用。他到米桶里去捉许多米虫,浸在盛水的罐头里,领我到木场桥去钓鱼。他教给我看,先捉起一个米虫来,把钓钩从虫尾穿进,直穿到头部。然后放下水去。他又说:“浮珠动一动,你要立刻拉,那么钩子钩住鱼的颚,鱼就逃不脱。”我照他所教的试验,果然第一天钓了十几头白条,然而都是他帮我拉钓竿的。

图片 1

第二天,他手里拿了半罐头扑杀的苍蝇,又来约我去钓鱼。途中他对我说:“不一定是米虫,用苍蝇钓鱼更好。鱼喜欢吃苍蝇!”这一天我们钓了一小桶各种的鱼。回家的时候,他把鱼桶送到我家里,说他不要。我母亲就叫红英去煎一煎,给我下晚饭。

第三件,钓鱼。跟隔壁玩伴学会了钓鱼并乐在其中,不仅自己能改善伙食,还能给母亲省下蔬菜钱,美哉美哉。自古钓鱼被视作风雅,有大量诗词为证。我有时常常觉得古时的雅,多半是闲散出来的,那时候的人有大把的时间,去体味这风雅人生。而今,怕是还能懂得享受这闲情雅趣的人,怕是已经不多了。现代人身居都市都在努力拼搏,却忽略了身边最寻常却无比美丽的风景。

我七岁上祖母死了,我家不复养蚕。不久父亲与诸姐弟相继死亡,家道衰弱了,我的幸福的儿时也过去了。因此这回忆一面使我永远神往,一面又使我永远忏悔。

郎骑竹马来

第三件不能忘却的事,是与隔壁豆腐店里的王囡囡的交游,而这交游的中心,在于钓鱼。

又想到自己,除了钓鱼我一直没培养出兴趣外,其他两件几乎也是我儿时的乐事。

第二件事不能忘却的事。是父亲的中秋赏月。而赏月之乐的中心,在于吃蟹。我的父亲中了举人之后,科举就废,他无事在家,每天吃酒,看书。他不要吃羊、牛、猪肉,而喜欢吃鱼、虾之类。而对于蟹。尤其喜欢。自七八月起直到冬天,父亲平日的晚酌规定吃一只蟹,一碗隔壁豆腐店里买来的开锅热豆腐干的碎瓷盖碗,一把水烟筒,一本书,桌子角上一只端坐的老猫,我脑中这印象非常深刻,到现在还可以清楚地浮现出来。我在旁边看,有时他给我一只蟹脚或半块豆腐干。然我喜欢蟹脚。蟹的味道真好,我们五个姊妹兄弟,都喜欢吃,也是为了父亲喜欢吃的缘故。只有母亲与我们相反,喜欢吃肉,而不喜欢又不会吃蟹,吃的时候常常被蟹螯上的刺刺开手指,出血;而且抉剔得很不干净。父亲常常说她是外行。父样说:吃蟹是风雅的事。吃法也要内行才懂得。先折蟹脚,后开蟹斗……脚上的拳头(即关节)里的肉怎样才能吃干净,脐里的肉怎样可以剔出……脚爪可以当作剔肉的针……蟹螯上的骨头可以拼成一只很好看的蝴蝶……父亲吃蟹真是内行,吃得非常干净。所以陈妈妈说:“老爷吃下来的蟹壳,真是蟹壳。

人生也有冬夏,童年如夏,成年如冬;或少壮如夏,老如冬。在人生的冬夏,自然也常教人的感觉变叛,其命令有这般严重,又这般滑稽。

(三)

今天读的小文名曰《忆儿时》,由三件事儿组成,读得我心里忽暖忽寒。因为,作者的回忆虽暖,但旧人已去,儿时的幸福时光也随之远去了。

我回忆儿时,有三件不能忘却的事。

这三件事儿,都是作者儿时的欢乐记忆,而今却被视作是杀生取乐,只剩忏悔,悲呼。

自此以后,我只管喜欢钓鱼。不一定要王囡囡陪去,自己一人也去钓,又学得了掘蚯蚓来钓鱼的方法。而且钓来的鱼,不仅够自己下晚饭,还可送给店里的人吃,或给猫吃,我记得这时候我的热心钓鱼,不仅出于游戏欲,又有几分功利的兴味在内。有三四个夏季,我热心于钓鱼,给母亲省了不少的菜蔬钱。

第一件,养蚕。暮春点缀,蚕落地铺,这般嬉戏之乐看得我不禁莞尔。小孩子淘气的天性,多半是有些共同的东西。随蒋五伯踩桑叶时陶醉于桑葚的美味,与七娘娘做丝时分享专供的枇杷和软糕的满足,还有终和父亲与诸姐一样不吃油炒蚕蛹的习惯,都是作者儿时的乐趣。可现在,这一切都已只剩下回忆。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 https://www.webtiago.com/?p=103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